我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正文

梵净山下绿色深处,干溪谷的春天……


春天一到,每一位农民的心里都会兴起波澜。果农汪兴发与他的老伴,他老伴我们叫她大嫂子,他们岂止一个兴起波澜那么简单,家隐在梵净山下的绿色深处,这里虽不是一个有着神秘色彩的村墟篱落,也非景点景区,却有着一片叫干溪谷的美丽的猕猴桃果园。夫妇俩恨不得把它们整个地搂抱在怀里呢!这片温馨的青青的果园,承载着奔了小康后,再往后日子里的红红火火,他们每天都在追赶着春天的脚步。


春雨后,一个清丽的早晨,我去乡下扶贫点上看望联系户汪兴发,没有径直去他的家,而是先去了位于梵净山下大河边不远的干溪谷猕猴桃果园。一走到园中,即刻有一种被满园青翠的藤蔓簇拥的味道,心境顿生沉醉和陶然,感觉到风也温柔,绿也养眼。


此刻,猕猴桃的枝条正在返青,有豆粒般的花蕾爆出,白的非全白,黄的非真黄,也有似红非红的颜色,通通犹如孩童的小嘴,嘟哝嘟哝着,若含乳凝香,让人怜爱。我知道它们现在的情景,是在一片安谧中静待时光,等到天气再转暖和一些后,才会一展芳容。并想象着几日后的样子: 先前的花蕾洇出的粉色、淡黄及白色,终会慢慢地褪去最初的色彩,渐渐地变成一片纯白色,酷似残雪。


那片刻,我突然接到汪兴发的手机,但说话的却是大嫂子。她说,园里施肥的事,一律的猪牛圈肥,年前,已经全部压到了土里……她又说,猕猴桃吧,开春后,枝条上密密麻麻结满了眼屎米,怕是提前进入了萌花期……手机里一直都是大嫂子在说话。我想怕是汪兴发毛病又犯了,他有哮喘的老毛病。我故意隐瞒了我已经来到了她家果园里的事实,还想独自再走一走,看一看。


时光倒回去三四年前,这片干溪谷的地方不是现在的这样子,虽说处在梵净山下,却是一条极普通的干涸河道,一半是撂荒的土地。到处是沙石,鲜有绿色,更没有树木,连杂草都是焉焉的没有一点生机。莫说建果园,就是人在沙石上走,也得小心翼翼,当心脚指头会不断踢到石子。干溪谷,又被称为乱石谷。


干溪谷火起来,是近几年的事。扶贫工作队进村入户,也带去了种植猕猴桃的项目,规划来规划去,结合汪兴发的实际,正好也是他家的承包责任地,一拍即合,项目落了地。汪兴发哮喘的病时好时坏,唯一的女儿远嫁,家中就夫妻俩,缺少劳动力,经济不宽裕,自然成了帮扶的对象。在扶贫干部中也有两位姓汪的队员,汪兴发与他们理辈分,他为大,他的老伴自然是大嫂子,渐渐地她也成了所有扶贫队员人人喊的大嫂子。就像一家人一样。干溪谷栽种猕猴桃,搞果园建设,扶贫干部全体参与出工活,除了技术指导外,还分摊任务,甚至就连最简单的挖坑多深多宽;后期浇水施肥等,都是全程参与,包括协助管护。连续奋战3年多,近500亩猕猴桃一次建成,终于结出了致富果。


挂果时期,见到沉甸甸的果实,那才叫惹人爱。一颗颗猕猴桃碧绿剔透,恰似绿色的珍宝,又像是害羞的姑娘总躲躲闪闪在枝头的绿叶间,让人想起古人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诗句,真是那种滋味。微风吹来时,仿佛通晓人性,不仅能与你频频颔首,也像可以说话交流一样,默契中透出会意,诉说它们已经在此等候了很多年……


这个春天,走在果园里,打量着四周,如同走在通往多彩的幸福的小康路上。阳光穿透果园的宁静,是在用金色抚慰这里曾经孕育过的绿色的梦想吗!分不清楚是露水抑或是春雨留下的水珠凝在枝头上,水晶般地透亮。小松鼠虽有些呆萌,却又不失机灵与警惕,四下张望,草丛中有一丝微响,赶紧跳跃着捕获去了……此刻此景,没有人不心生感动!


正准备离开,不想与大嫂子不期而遇。我说真巧,习惯性扶了扶嘴上的口罩。大嫂子说你怎么也在这里?在她脸上,口罩下难掩其窘促和意外,连忙先解释说,反正——也没多大的事,喜欢往果园里跑。她同时有几分神秘样,告诉我一个小秘密,说,如今日子越来越好了,她把一部分精力转到了做猕猴桃的育苗上,买卖不是主要的,也想帮助更多的人靠发展果园致富。所以,有事无事,老爱往这片果园里跑,也牵挂着排在干溪谷土里的苗木生长,大嫂子在说话间,我顾不上与她答话,掏出手机赶紧给她照了一张相。背景正是这片果园及春意盎然的绿色。


梵净山春早。春天里,人们赞美最多是的春暖花开了。才二月呢,这个春天有许多的美妙的事在发生着,有的正在酝酿着……


  文/陈志军

  文字编辑/邱奕

  视觉编辑/赵相康

  编审/李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