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页 > 社会 > 正文

抗“疫”当下,看守所就是她们的家——坚守在高墙里的铿锵玫瑰

看守所的“高墙”,大门口的“闲人免进”以及疫情当下监所的特殊性,使看守所成了一个与外界隔离的地方,而这里也是民警疫情期间抗“疫”的战场,生活的家。有这样一群不为人知的女警花在高墙之内坚守着、战斗着、奉献着。

揭开黔南州女子看守所神秘的面纱,这里有着严格的规章制度保障着监区的安全,这里的工作并不轻松,公安工作没有容易二字。工作上:民警的工作压力很大,肩上的责任很重,日日夜夜都坚守在高墙电网之中,承担着看守、改造、教育被监管人员的重任。生活上:经常性的熬夜、群居生活在八十代建造的楼房里,在环境简陋、条件艰苦的情况下不同的起居时间使民警很难有一个“不中断”的睡眠,这也造成了一些身体上的健康问题。在疫情期间,监所实行封闭管理之后,民警的工作和生活范围都限定在了高墙之内,看守所成了她们日夜坚守的“家”,一般人每天都能回的小家成为了她们回不去的远方。她们承受着生活上、思想上的疾苦,她们不仅仅是人民警察,还是家中人到中年的父母的女儿,嗷嗷待哺的孩子的妈妈,耄耋之年的爷爷奶奶的孙女。皆是血肉之躯,谁能不思亲?然而她们选择了舍小家为大家!

在社会大众眼里她们是兢兢业业、为民服务的女警花,是惩恶扬善、为民除害的“盖世英雄”,她们在人前总是充满活力的可爱模样。然而在人后、在家人面前,她们一样地脆弱和“平庸”。

——她(刘钦蕊)是称职的警察,不称职的妻子和妈妈。

全封闭值班模式开启以后,丈夫一个人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生活,心力交瘁,也耽误了他自己的工作,他们偶有争吵,但最后丈夫还是支持她的公安事业,尽两个月没有见面的他们,也只能隔着高墙见面。数月前她发现自己颈部两侧有肿块和结节,也一直没有去医院复查。她和大家一起坚守在岗位上,她说“我希望能早点回家”。



——她(陆毅)是双警家庭缩影,不愧公安工作、愧对家人。

她和丈夫同为警察,双警家庭的心酸不是简短的文字能表达的。她有两个宝宝,一女一子凑成了“好”,夫妻感情和睦,子女承欢膝下,其乐融融,本是羡煞旁人的家庭,然而由于长期忙于工作,不能陪伴家人,小儿子与她逐渐疏远,当听到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已经不认识她时,这个坚强的女警花流下了眼泪。她说她感谢爱人和父母的付出,她希望家人保重,待她回家!



——她(艾其琴)

接到封所抗疫的通知时,她心里感到兴奋,虽然不能像医务人员一样在一线救死扶伤,但她也能为抗疫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,但当她得知奶奶去世的消息,她难以抑制心里的悲伤,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,哀莫大于此。希望能早日回家送奶奶一程是她当下最大的愿望。


——她(龙生清)是平凡的母亲,频繁地思念着女儿。

随着全封闭管理时间的拉长,民警的积极情绪一点点地消减,焦虑的情绪滋生。她被大家亲切地唤作龙姐,她待人温和,与人友善,她一直给我们积极地正能量,然而私下她也只是一个平凡的母亲,频繁地思念着自己的女儿,在与女儿视频过后也偷偷地抹着眼泪。见不到女儿,在闲暇时间里勾出了娃娃,准备在解除封闭后送给女儿,作为这段时间不能陪伴女儿的致歉礼物。


——她(薛庭婷)是父母孝顺的女儿。

她说“对工作的责任使得我们不能退缩、不能有怨言。在全国疫情开始好转之际,我们还在人民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坚守,没有报道,没有鲜花。疫情结束之后我只想多陪陪家人、父母。”


——她们是女警花、是最美坚守者。

全民战役之际,有舍生忘死的医务人员,也有舍小家为大家的警务人员,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坚守着。看守所的女警在飘雪的冬天来到监所,到今天已经是封所抗疫的第54天,她们对病毒严防死守,绝不让疫情进入监区。在这春暖花开之际,她们依然坚守在这里,有愧家庭,但无愧祖国和人民。




——她们说

坚决执行命令是人民警察法规定的铁律,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做好监所工作、维护好监所安全。我们身披藏蓝、头顶国徽,我们内心充满了对警察事业的热爱,同时我们早已做好了为公安工作抛头颅洒热血的准备。作为一名基层工作人员我们要“守得住清贫,耐得住寂寞”,我们相信困难是暂时的,是可以克服的,是击不垮我们的。

中华民族是历尽磨难,百折不挠的民族,中国警察是历尽艰险,不卑不亢的集体。我们有能力、有信心、有把握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! 疫情不退,警察不退!守护好看守所这个家,我们是最美的坚守者!

致敬所有舍小家为大家的抗疫人员!